身邊發生的事件都會在心裡發芽,
往往有歡笑也會有淚水。
 
倫倫的弟弟在上星期離開我們,
人在南部的我,接到電話,不曉得怎麼反應,
當下也和許多人一樣~問為什麼?
心情低落下來,跟An說倫倫家發生事情了。

我印象中跟倫倫的弟弟沒有太多互動,
上回見到他是倫倫住院,只記得他長好高~
當晚打電話給倫倫,我問他怎麼會這樣?
他的聲音聽起來很冷靜,讓我更不捨。
我說我好難過,他說他們更難過~
我知道,只是我不曉得怎麼安慰他,
自己已經哭到不行,他還要我先靜一靜,
並說弟弟運回台中了,他要去看靈堂。
掛上電話我那冷靜的下來,還是眼淚直流,好難過。
事後不敢在打了,怕自己又情緒上來。
 
10/06和教會的朋友一起去看他們,
他們家在山上,路燈沒有很亮,
那邊自從 921震後就搬走許多人,很多房子都沒有燈,
他們家的小狗看到人,也吠了起來,
倫倫來開門,牧師娘帶了小朋友一起上前抱抱他,
我是一臉哀怨還是怎麼,他含淚看著我,我們相擁而泣。
他真的有太多無法用言論說出的話,
在當下的情緒,我感覺就是很濃很濃的悲傷,很深刻!
小我兩歲的他,此時就像個很小的孩子。
他跟弟弟很要好,他很疼弟弟~媽媽這樣跟我們說。
因為肇事者當天說要去靈堂,所以他的父母晚些回到家,
我們在客廳聽爸爸說弟弟的事,我才知道弟弟那麼優秀~
後來教會的牧師、長老們也來探視,把客廳擠滿滿的。
我們到樓梯上去坐,倫倫跟我們說事情怎麼發生的。
直到夜深。
我們道別他們要回家時,他爸爸問我們是不是騎機車來的?
我們點頭回答是,他叮嚀我們騎車要小心,注意安全。
此時有人走到門前,爸爸說是肇事者,大家都看著他,
不過沒有人說什麼。
我們上前去跟倫倫的媽媽說再見,我也擁抱她,
還是掉了淚,因為想到媽媽生下來辛苦養大的孩子。
不過當下媽媽睜大眼看著我們,緊緊抓著我和朋友的手腕,
彷彿有些激動,但又沒有動作,又讓我很深刻。
走出門外小黃狗領著我們去牽車,沒再叫一聲。
 
後來有看到網路有一些新聞出來,由其是蘋果的動新聞,
看了還是心酸!
星期日到台中市立殯儀館去送弟弟,
時間還沒到,外頭就一堆人在等候,
好多他的師長、朋友、同學來送他,
會場容不下那麼多人,有些在門外頂著太陽!
我第一次參加告別式有這麼多年輕人,
真的很夠朋友,因為人家不是都說會沖到什麼的~
而我覺得是陪伴,是好朋友就該同悲同喜呀不是嗎?
你沒做壞事又怎麼會怕呢?
入殮時大家有秩序的排隊上前瞻仰遺容,
好多人頻頻拭淚,看著美容過的弟弟,我們知道他不孤單。
這次的告別禮拜比較不同,哥哥播放團契為弟弟做的影片,
裡面有成長過程、好朋友、同學、女朋友,
還有搞笑~讓大家用輕鬆一點的心情懷念他!
 
短暫的二十一年,
有疼愛他的家人、互相鼓勵的死黨、共同打拼的同學......~
都在意外中劃下句點。

我想是很寶貴的一課,對生命能更尊重。
也相信神的愛並沒有離開,
期盼大家都能在天家再度相見。

Yueh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DORA
  • 妳總是愛看悲戲又愛哭~
    謝謝妳哩,像妳這種不敢搗亂的~社會也會美好的!
  • 孫太
  • 我都要哭了
    雖然我不認識他
    但我能體會
    幾年前一個鄰居
    他叫我姐姐跟他還不錯
    他也是降子走的
    我跟我妹一路哭一路騎車到喜信上課
    那種感覺我到現在還是很深刻